俗人阿鸡

不够帅,于是要当艺术家。

周日散步

车厢读报,却像舟上饮茶听雨

乐乎,乐乎?

日记 一

不知道是不是我关注的人太少所致,版面总是带着一股四十五度的寂寞忧伤——琐碎的文字不带标点,像是对着空气说话。不甘寂寞,却又不愿真情流露,都一把年纪了何必还要装酷。转念一想,也可能并不是装酷,而是把平时藏在笑脸后的自己放出来了。在人前笑得那么灿烂,人后也就笑不必了。

写真自拍,模特的脸上也总是看不到表情。平静的眼神,闭上的红唇,独处周围没有人,就像家里死了人。言过其实了,只是忍不住想押个韵,无奈找不到别的词,就成了打油诗。这些照片单个看去气息宁静平和,但却因为集体风格的雷同而显得媚俗。

不过老实说,能时不时看看出窍美少女们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发痴,也算乐事。

<Some people>

啊。。真想回去

阿甲望着窗外,突然意识混沌,接着清醒,好似射精。忽然在他指甲盖大小的脑仁儿里冒出了一个问题:为什么周边的光是黄色的?不知从何时开始,A国的灯都被盖上了黄色灯罩。这突如其来的不适应让阿甲相当烦躁,这尿黄流进他眼里灼伤了他的虹膜。他喝了口凉水,深呼吸,走了出门。

在路上他捡起了石子朝路灯扔去,吼叫道:去你妈的黄光!噼噼啪啪,石子砸在灯罩上将其打碎,水银倾泻而下浇在阿甲身上,他的皮肤发出满意的滋滋的声音。

行人们被这个疯子吓退,这时报警还来得及。

而他,在圣光的加持下,脱了鞋子朝其它路灯扔去边继续喊着:

“老子要白光!老子要白光!”

早安!

youngs:

早起

nihaoma

1 / 2

© 俗人阿鸡 | Powered by LOFTER